was successfully added to your cart.

作为风险投资人,是应该「小心驶得万年船」,还是「荣华富贵险中求」? 我想风险投资这四个字已经给出了答案。

 

今天早上,很有幸可以得到悉尼大学商学院的邀请,参与了在澳交所ASX上市的风险投资公司 Bailador 一次小型的谈论会,到场的投资总监 James Johnstone 和投资经理 Michael Hayes 分享了Bailador的投资理念和投资模式。

 

这两位分享人的经历十分有意思,James是一位创业出生的企业家,创立过一家在线金融产品比较网站MOZO, 拥有丰富的创业实战经验,而Michael则是哈佛毕业的科班金融人士,曾在迪士尼等公司工作,之后回来澳大利亚,加入Bailador团队。

 

在听完两位澳洲的风投人士分享了Bailador, 澳洲最成功的上市风险投资公司之一的投资理念之后,我想他们可能会被投资共享单车,共享充电宝,甚至是共享雨伞的中国风投们嘲笑不已。

 

 

以下是Bailador最主要的两点投资理念:
一 | 仅投资扩张阶段的公司 (Expansion Stage)
  • 脱离天使投资的阶段
  • 仅寻找300万-500万澳元以上的投资机会

这一点我相信是很多风投共有的特性,尽管不同的风投可能在项目的成熟阶段上有一定的偏差,但是从投资的金额来说,相对是比较适中的。比较有意思的还是其第二点,关于其风险管理机制。

 

二 | 全面的或有损失保护 

(Extensive Downside Protection) 
拒绝:

  1. 初创公司
  2. 生物科技公司
  3. 需资本壁垒来形成优势的公司

 

接受:

  1. 已经被市场证明的商业模式
  2. 可切入全球市场的公司
  3. 已经拥有5百万至2千万澳元的年销售收入
  4. SaaS (软件即服务)公司
  5. 能获得3-10倍的投资收入
  6. 必须获得董事会席位
  7. 通过必要条款来限制未来融资等

 

以上仅是众多保护中的一些,从每一个条款来看,我想是非常的合理的。作为上市的投资公司,如果有这些条款,Bailador投资人可能会觉得非常的有信心,他们的钱会被很好地进行投资。不过读来读去,有一个概念总在中脑子浮现: Bailador, Just another VC firm (又一家平淡无奇的投资公司)。不知道Bailador怎么定义他们心中的初创公司 (Start-up), 但是从被市场证明的商业模式,和已经拥有5百万至2千万澳元的年销售收入这两点来看,可以初见端倪。因为拥有如此收入的公司,相信商业模式已经得到了有效验证。我曾在去年的文章「为什么澳大利亚即将成为三流国家?」提过,澳大利亚是一个相对的创新沙漠,就人均金额来看,这个国家投入了巨额资金用于创新,但其创新指数还不及塔吉克斯坦,也是OECD经合组织的倒数第二位的国家。在2016年,澳大利亚投入在风险投资的资金达到了创纪录的5.68亿美元,但根据「The Venture Capital Effect 」报告显示, 风险投资占GDP的比例仅为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的0.023%,不及经合组织衡量的全球领先国家平均水平的一半。
而华尔街日报在今年四月的一份评论员文章则指出,在2015年中国风投行业的投资狂潮过后,初创公司并未遭遇预期中的融资“寒冬”,相反中国风投行业正在面临这样一个问题:资金太多,而有可靠前景的投资项目太少。 

据私募通研究,中国2,438只新募风险投资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去年的募资总额达到人民币1.37万亿元(约合1,988亿美元),较2015年的7,849亿元(约合1,139亿美元)大幅增长。私募通发现,这些资金中的相当一部分来自中国政府去年牵头设立的323只基金。而主要推动澳大利亚风险投资的公司,则和中国的情形类似,是来自国有背景的公司,推动澳洲风投的前三大公司,分别是Telstra 澳洲电信,NAB 澳洲国民银行 和 CBA 澳洲联邦银行。

 

具有讽刺意义的是,澳大利亚最成功的风险投资公司之一Baildor明确表示不会考虑初创公司,而有证据表面,初创企业是澳大利亚创造就业和经纪发展的最大贡献者。不仅仅是保守的澳洲风险投资行业,一直宣称拥有全球前三大可投资资金池的澳大利亚,也一直在对自己的年轻公司面前显得信心不足。就2016年破纪录的数据来看,澳洲的养老金系统仅从其数以千亿计的资金中投资了1.2亿澳元于本国的初创公司,而美国,作为澳洲的老大哥,其用于风险投资于澳大利亚的公司,则在1年间增长了97倍。

 

我并不想拿澳大利亚和风头正劲的中国比较关于风投的热衷,说到底,我也认为摩拜单车是一个对投资人不负责任的投资。但是早晨丰富的免费早餐也不能让我对Baildor这样的澳洲风投提起精神。

 

最后,请允许我引述澳大利亚风险投资行业协会(AVCAL)首席执行官亚西尔El-Ansary的话作为文章的结尾和结论:

Venture capital in Australia has come of age. (澳洲的风投公司已经跟不上时代了)

suhao

Author suhao

More posts by suhao

Leave a Reply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by Evan Zhang, You may email Evan for free copy.